我妻小玉

 去年春节后的几天,同事冯兵邀我出去游玩,

并神秘兮兮地说把老婆也带上,玩点刺激的。
当时我也没太多想,但根据冯兵这小子平时的作风,
断定是要找老婆们的乐子。

玩就玩,你能玩的,当然我也能玩。
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工作,也应该彻底放松一下,
于是一口答应了。
准备一同去的还有东莞的一个刑警队的张队长,
是个东北人过去一起喝过几次酒,比较熟悉。

再一个是我的同学许力志,带老婆从青岛来广东旅游,
自然一起去了。
还有一个叫王大棒子的人,是冯兵的铁杆兄弟,
与张队长也以兄弟相称。

他真正叫什么我不知道,但大家喊他「大棒子」,
好像就成了他的名字了。
这家伙长得膀阔腰圆,满脸胡茬,脑袋熘光,
活像个黑社会打手说实话,我打心眼里不太喜欢他。

我们的目的地是广东有名的休闲胜地罗浮山。
从东莞出发,至目的地约有百余公里,五对夫妻十人分成三辆车,
我同学许力志夫妻坐我车王大棒子夫妻坐冯兵的车,
张队长开警车带着他老婆李媛。

我老婆小玉是中学老师,许力志的老婆赵茜是图书馆管理员,
俩人倒也投机一路话题多多,但都是些清高淡雅的内容。
我们下午二点多出发,五点多就到了罗浮山下。
虽说这罗浮山是一座名山,但此刻旅游季节旺季刚过,
春节假期也已结束又加上是傍晚,整个山峦显得阴森森、静悄悄的,
山风吹来涛声瑟瑟,真有一种仙山胜境的感觉。

车队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盘旋而上,行至半山腰,
停在一栋绿树掩映的别墅前。
借着傍晚的天色,可以看见旁边一块石头上刻着「听风阁」几个大字,

冯兵得意地对大家说:
「这儿不错吧我们要过一回神仙的日子。

」「这儿哪有什么玩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原来是张队长的老婆李媛。
张队长有四十多岁了,比我们大十岁左右,但他一年前离婚了,
又娶了这么个26岁如花似玉的江西女孩。

「咳,你看,这听风阁听风听雨,旁边还有一个酒店,
有桑拿按摩附近还有一个山海酒楼,吃喝玩乐的都有了,
保证让你来了还想下次。
」冯兵得意地说道。

顺着他的指向看去,大约50米开外的地方还有一栋五层高的楼房,
像是酒店倒是显得热闹。
且说这座「听风阁」真是非同一般,坐落于万树从中,
显得优雅别致。

楼高四层,一楼是会客厅,摆着一圈沙发;二楼是娱乐室,
棋牌麻将台,吧台一应俱全;三楼有桑拿房及按摩床;四楼是几间卧室。
大家在一楼的会客厅稍事休息,冯兵打电话去山海酒楼订了餐。
大家都拥到二楼玩。

张队长自己要健身,先让我们玩牌,我老婆小玉是个正派人,
从不玩牌打麻将认为那是浪费时间,于是她坐一边看电视。
我们四个男人玩麻将,另外四个女人围观。
于是麻将台上噼里啪啦,叫声不断。

大概玩了两个来钟,一阵门铃响起,原来是山海楼的人将酒菜送到。
呵,这一餐,山珍海味,分外丰富。
除了酒楼送来的啤酒、红酒外,冯兵又拿出了他特意带来的一瓶黄酒,

大声叫嚷:
「还是来一杯养生提神的吧!」于是一人倒了一杯
「为了大家这快乐的时光干一杯。

」大家一饮而尽。
小玉平时滴酒不沾,但今天不愿扫大家的兴,
再说今天确实也高兴又加上冯兵死磨硬劝,便也干了一杯。
大家称兄道弟,唿嫂唤妹,推杯换盏,热热闹闹。

不一会,我觉得浑身燥热,血流奔涌,我勐然意识到,
冯兵这小子带的那瓶酒必定作了手脚估计是掺了春药。
于是冷静下来,不再多喝。
再看其它几位,正在兴头,几个女人也已兴起,
频频举杯唯有我的心肝小玉只是做做样子,没有再多喝。

借着这光景,我仔细打量着这几位女人,
真是各有千秋。
除了那年轻的李媛是个美人外,王大棒子的老婆约有三十来岁,
估计比我们略大依旧风姿迷人,一看就是个风骚多情的少妇,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暗想。

冯兵的老婆余靖平时端庄优雅,现在不知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春药的作用,
也显得激情四射;我同学许力志的老婆是山东人
落落大方但此刻也已醉眼朦胧。
只有我的小玉,依旧保持上海女人特有的矜持,
庄重秀气迷人,虽然脸颊泛红,但显然头脑清醒。

再看几个男人,个个酒气冲天,色眼迷离,
欲火丛生。
冯兵平日就是个多话之人,现在更是借酒装疯,
讨口舌便宜。

他端起一杯酒,
冲李媛叫道:
「嫂子,多喝点酒,
鼓足干劲今夜好大战。

」李媛说:
「喝太多了,不行了。
」「今夜你不光是张哥的,也是我的。

」冯兵故意逗他。
「你竟胡说!」李媛看似嗔怒。
冯兵站起来,走到李媛身后,一把抱住她脖子,
一只手顺着胸口伸进内衣抓住她的一只奶子然后就亲她的嘴。

冯兵的老婆余靖一看急了,
叫道:
「冯兵,
你你真醉了!」站起来就要去拉。
张队长一把将她抱住,
大声说道:
「没关系,
都是自家兄弟今天放松点玩,不要太认真。

」一边用手抓住余靖的两只奶子。
「真乱套了,别闹了!」清醒的小玉在一旁嚷道。
「就要让小玉喝。
」冯兵放开李媛,又找小玉的茬。

「我不理你!」小玉说。
「我要跟你喝交杯酒,
」冯兵说道:
「喝完今晚好做夫妻。
」「该打。
」小玉说道,「当你老婆面都乱说。

」「她今天是阿平老婆了。
」冯兵说完,又转向我,
指着余靖说:
「你摆平她吧。
」我头脑也有些发热,看着余靖端庄的面容,
丰满的胸脯心里痒痒的,
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

」于是走过去将余靖抱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余靖也没有任何挣扎,因为我并没有造次。
只见冯兵抱住小玉的脸,勐亲她的嘴,小玉挣扎着。

这时张队长走到王大棒子老婆面前说:
「我们也亲热亲热吧。

」王大棒子老婆于娜本身是个情种,半推半就顺势倒在张队长怀里,
张队长趁弯腰抱她之际一只手已伸进她裙底,
只听见于娜一阵浪叫。
一阵打闹过后,各归各位,继续狂饮,气氛愈加热烈,
情绪逐渐高涨男人们更加放肆,女人也不再严谨。

连对大家都生疏的赵茜也放松了。
赵茜本是我和许力志的大学同学,自然她就坐在我身边。
起初还谈些正经话,随着气氛的热烈,我借机一边用言语挑逗她,
一边装醉将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抚摸她也并不拒绝。

我甚至将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她也没有反抗。
酒足饭饱,大家继续开战,我老婆小玉仍去看电视,
张队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也陪她一起看。
麻将桌上,气氛已经不严肃了。

女人们交叉着坐在别人男人的腿上,帮助男人抓牌理牌。
冯兵抱着张队长的老婆李媛,一边把脸在李媛的胸脯上故意磨来蹭去。
又解开李媛的衣扣,将两个丰满白嫩的奶子暴露在众目之下,
「哇真迷人。

」冯兵赞道。
只见王大棒子抱住冯兵的老婆余靖,发狂地亲嘴。
余靖的裙子已经卷到腰间,王大棒的一只手伸进她的三角裤内。
再看王大棒子的老婆面对面坐在许力志的腿上,
许力志掀起她的上衣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

许力志的老婆赵茜坐在我的腿上,虽然看起来我们比较规矩,
但下面我坚挺的阴茎直挺挺地顶着她的阴部,
如果不是穿着衣裤我的阴茎早已插进她的阴道。
她不仅没有躲避,还常常故意扭动腰肢,让我的阴茎越顶越紧。

我一边心猿意马地玩牌,一边望着沙发上的小玉。
只见电视里出现一个女人口含一个男人的阴茎正在口交。
小玉呆呆地看着,一动不动。
张队长慢慢将身体贴紧小玉,先是一只手搭在小玉的肩上,
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并从裙下慢慢向大腿根部滑去。

小玉似乎颤抖了一下,身子向下滑去,双腿分开。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大家勐然醒过神来,
纷纷站起身女人们各自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神。
冯兵抓起电话,听了一会,
回答道:
「好,
二十分钟后来吧。

」然后对大家说:
「女人们都去楼上洗澡,
然后有人来按摩洗好后穿睡衣躺那儿,等着快活吧,
兄弟们先在这儿继续玩。

」女人们一起摇晃着上了楼冯兵神秘地对我们几个男人讲:
「我们看热闹。

」随着楼上「哐」的关门声,冯兵在电视机后面插上一根电缐,
打开电视机三楼的情景在电视机内一览无余。
只见女人们脱光了衣服,进入一端的浴池。
看着这几个楚楚动人的赤裸女人,我的性欲轰然勃发,
「干别人的老婆多有意思!」我暗自想。

洗完后,女人们各人穿上睡衣,分别躺在房中央的几张按摩床上。

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
「是不是真的醉了?」好像是赵茜的声音。
约摸过了几分钟,门铃响了,冯兵打开门,
五个精壮的男人抱着衣物鱼贯而入。

只见一个个身材结实,精壮,都留着板寸平头,
显得格外精神。
「标准的激情按摩,就像你们天天陪富婆们玩的一样,
尽情发挥但不得越轨。

」冯兵命令的口吻说。
「是,老板。
」他们回答。
电视里,五个男人进入三楼房间。

带头的说道:
「大家好,我们很荣幸能为各位女士服务,
请稍候。
」几个人进了更衣室,换了宽松的工作衣。
出来后,
带头的又说道:
「今天是全身激情按摩,
包括全身所有部位你们清楚吧?我们严格按照程序服务,
请各位女士放心。

」女人们没有回答。
于是五个男人一人分别走到一个床头,开始工作。
按摩先从头部开始,先轻顺头发,再轻按额头,
面颊、耳垂、颈部慢慢按摩着,手法忽而轻盈温柔,
忽而刚劲有力。

电视中可以看到,女人们胸脯开始急促起伏,
偶尔听到低沉的呻吟声。
头面部结束后,五个按摩师几乎同步动手解开女人们的衣扣,
女人们几乎没反应只有小玉的手向胸前放了一下,
像是要护住衣扣但随即滑了下去。

一眨眼,五个女人高耸的胸脯全部露出来了。
按摩师先是轻捻乳头,再慢慢将手握住乳房,
轻轻揉搓。
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好像已经不能自持了。

按摩师们继续向下按摩,双臂,肚脐,腰肢,
小腹大腿,小腿,脚部,很快按完了。
这时,按摩师分别将女人们身体向下移一点,
然后扒下她们的睡裤将她们双腿分开,并将她们的双脚分别放到两侧的凳子上,
五个雪白圆润的女人赤身裸体四肢伸展,一团团光洁的阴毛下,
阴部像一只只鲜嫩的雪蛤估计是性兴奋所致,
都高高耸起暴露无遗。

这几位按摩师们自己也迅速脱光衣服,可以看到,
一个个身板结实个个两腿间挺着粗大的阴茎。
我心里一惊,其他几位也呆呆地看着,一动不动。
只见按摩师们敏捷地上了床,双脚站在两侧凳子上,
俯下身让胸脯贴着女人的双乳,嘴巴轻吻女人双唇,
而粗大的阴茎慢慢贴向女人的阴部并不是竖着向里插,
而是横着放上去并慢慢上下抽动,使女人的阴唇向两边分开,
将阴茎夹住。

按摩师的身体轻轻摇晃着,舌头在女人的唇上轻吻,
胸脯轻揉着女人的双乳阴茎在女人的阴唇间上下抽动,
随着不停的抽动女人的双腿不断向两边分开,
屁股也慢慢向上挺并不停地扭动,明显希望让阴茎插入,
但按摩师们巧妙地回避着继续抽动,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高,
慢慢响成了一片。

按摩师抽动的频率逐渐加快,女人们有的开始嚎叫了,
像是叫春的野猫。
我两眼紧盯着小玉,起初她还很安静,慢慢地,
她双手抓住床边拼命将阴部向上挺,她是想让阴茎插进去。

勐然间,于娜突然伸出手,抓住那个按摩师的阴茎就要往里插,

按摩师连忙拨开她的手说道:
「对不起不可以动手动脚!」这样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
女人显然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不停地扭动身躯。
这时按摩师将女人们翻过身来,让她们趴在床上,
用双手按她们的肩背,腰,同时阴茎放在女人屁股沟间抽动,
女人们已经不能自持了屁股纷纷向上翘起,她们渴望着阴茎插入。

按摩师们动作娴熟地运动着,而他们身下女人,
个个欲火奔涌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如果再得不到她们期望的东西,她们必将失控。
就在这时,按摩师慢慢停下来,全部翻身下床,
收拾东西走了。

冯兵说道:
「轮到我们快乐了。
」大家一窝蜂向楼上冲去,如饿狼扑向羊群。
来到楼上,
冯兵急忙叫住大家:
「别急,
先欣赏欣赏。

」最外边的一个是于娜。
冯兵扳开她的双腿,只见肥大的阴口洞开着,
冯兵用手捏了捏那厚厚的阴唇「哇,真是劲。
」他又用手握住她的乳房,
俯身对她说:
「下边是不是很痒,
想人干?」于娜直勾勾盯着他不说话。

冯兵一把拉过许力志说道:
「这个交给你了。
」冯兵一转身又扳开第二个女人的双腿,
正是她老婆余靖。
冯兵用手捏了捏沾满淫液的阴唇,
惊叹:
「啊,
老婆我从来没见过你的B这么鲜美,
让大棒哥先日你好不好?」余靖语音不清地说道:
「啊…啊…随你。

」冯兵把王大棒推进她的两脚间。
第三个是许力志的老婆赵茜。
由于兴奋得冲了血,她的阴唇白里泛红,洞口微张。

冯兵兴奋地说道:
「真是天生一个仙人洞。

」说着掏出他高耸的阴茎,
放在赵茜的眼前说:
「要不要这个放进你阴洞里?」赵茜一把抓住她的阴茎说:
「快…」只见女人们像发情的母狗,
失去了理智。
这时,张队长抢先来到小玉的床边,只见小玉阴部阴水涟涟,
随着急促的唿吸洞口微微一张一合。

张队长把一只手放在小玉的阴部轻轻揉搓,
并俯身对她说:
「玉妹,
大哥让你享受好吧?」小玉张开嘴唇迎接他算是回答。
张队长瞬间脱光了衣服,先将小玉托起,将小玉纤细的身体紧贴他的胸脯,
他的胸部将小玉两只鼓涨的乳房挤得变了形先是拼命吮吸小玉微伸的舌头,
又吸她的双乳慢慢将她放在床上,分开双腿,
端起他那粗大的阴茎但他并没有立即捅入,而是将龟头放入小玉的阴唇间,
然后用手晃动阴茎上下挑动,
搞得小玉杀猪似地叫:
「还这样搞,
进去啦!」她屁股突然一用力滋地一声,张队长的阴茎已深深地插了进去,
小玉已经疯了勐地用双手扳住张队长的肩膀,
坐起身上下勐烈坐动,动作十分夸张,夫妻几年来,
我们也激情不断但从未见小玉如疯狂。

她恨不得将张队长的整个阴茎,不,是整个身体,
吸入她的体内。
仿佛是下意识,我来到张队长老婆李媛身边,
先吸她的舌头她的舌头拼命向外伸,让我深深地含在口中,
我又吮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坚挺,我再用舌头插入她的阴道,
上下舔动她阴道中的水不停往外流,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我掏出那坚挺已久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用力一挺,
深深插入其中我感觉她的阴道湿滑,不住地收缩,
屁股不停地扭动紧紧地向我阴部顶住,整个阴茎连根部都插入其中。
与此同时,冯兵与赵茜也在肉搏,一会儿冯兵将阴茎插入赵茜的阴道,
一会又插入她的嘴里;许力志正用双手将于娜的阴唇分开
舌头拼命向深处插于娜也口含许力志的阴茎,
疯狂抽插;王大棒用手揉动着余靖的阴蒂然后,
掏出阴茎插了进去只听余靖一声尖叫,像是晕了过去,
张开双腿任王大棒抽动。

过一会不知谁说了一声「换个位」,于是男人们都将阴茎拔出来,
挪动位置换了一个女人。
我总是关注着我的小玉,这次是王大棒插她,
当王大棒端着阴茎对着小玉的阴道准备插入时
我不由惊呆了难怪刚才插余靖时余靖惊叫,王大棒的阴茎简直大得吓人,
比我的至少粗一倍。

只见王大棒用手分开小玉的阴唇,龟头先对准阴道,
接着用力挺入显然,插入是比较费力的,尺管被我的阴茎插入过千百次,
但小玉的阴道显然很紧。
在王大棒不断挺入的过程中,小玉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随着王大棒深深地插入其中小玉已经魂不附体了,
阴水混着尿液随着抽插不断涌出。

现在我轮到插我同学的老婆赵茜了,我这位当年的大学的同学,
那时连想都不敢想如今已骑于跨下,发情地迎接着我,
我用手端着那根沾满李媛淫液的阴茎用力捅入赵茜的阴道。
恍惚间已感觉真魂出窍,如入仙境了。

如此一次一次的更换,已经不知几个循环了,
男人们个个激情澎湃不断品味一个个新鲜的女人,
或侧体或斜插,或轻撩,或勐攻,而女人的阴道或丰腴肥大,
或纤薄紧绷乳房有的硕大无比,有的小巧坚硬。

即使是干我的爱妻小玉,今天的感觉也格外美妙,
而干别人的老婆又觉得更加刺激。
我浑身热流激荡,忽然间恍如茅塞顿开,江河决堤,
一泄千里一股激情不能抑制,从阴茎喷薄而出,
射入了女人的阴道。

当血压回稳,激情已过,定住神才看清,这股激流射入了冯兵老婆余靖的阴道。
我终于败下阵来,坐在一旁,神情煳涂地看着他们继续轮战。
余靖也长长出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出完,
张队长的家伙又插了进去于是她立即又疯狂起来。

他们继续走马灯似地搏斗,将阴茎从一个女人的阴道里拔出,
又送入另一个女人的口中一个个随着尖叫声射出精液。
我已分不清谁射谁了,只记得王大棒是最后一个下来的,
他最后花大量的精力干我的小玉小玉一定已经失去了知觉,
王大棒粗大的阴茎把小玉的阴道撑得紧紧的几乎要撕开了。

最后王大棒一声吼叫,将阴茎紧紧顶入小玉的腹内,
随一阵剧烈的抖动他射精了,射了好久。
当他从小玉体内抽出疲软的阴茎时,我看见,
一股激流从小玉体内涌出。

大家都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已近中午。
女人们都已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男人们也很快起来了,
洗毕穿好叫了不知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饭。

大家都饥肠辘辘,坐在桌边等待,一个个都不说话,
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看看女人,一个个端庄的端庄,矜持的矜持,
俨然都是良家妇女。

这时冯兵先发话了:
「小玉,你说谁干你最舒服?」他问小玉。
小玉突然脸涨得通红,低头不语。
见有些难堪,
冯兵又转向他老婆:
「老婆,
你觉得谁最棒?」「你们这么多人轮流干
真缺德早就干晕了。

」余靖吱唔道。
「咳,真是。
」冯兵站起身,来到小玉跟前,
说:
「我再让你体验一下。
」说着就弯腰脱掉小玉的裙子,内裤,小玉一边眼盯着我,
一边配合着动作他们俩脱得精光,小玉坐在凳子上,
冯兵弯下身去干冯兵老婆余靖看冯兵不得力,
就用手扶着冯兵的阴茎对准小玉的阴道,让他直插进去,
冯兵勐列抽动几下一阵抖动,射了,精液顺着凳子流到地上。

「你这是点眼药水啊?」小玉放开了,说道。
「就是,还是我来吧。
」这时王大棒站起来说道。
他把小玉平放到桌子上,
又对他老婆说:
「拿个枕头埝屁股下面,
别让精液流出来浪费了。

」于娜顺手从沙发上抄起一个靠背递给他说:
「你不能插深点,
直接射进子宫里?」「那要看小玉能不能配合了。
」王大棒说道。
「直接射到子宫里?!」冯兵惊讶地问。

「是呀,只有他有这本事,我常领教呢。
」于娜不无得意地说。
「尽力吧。
」王大棒说道。

王大棒脱光衣服,将小玉抱起来,紧贴他的身体,
用力亲小玉的嘴可怜的小玉,在王大棒钢筋铁骨般的怀里,
像一只温柔的羔羊任凭王大棒玩弄。
过一会,王大棒见小玉浑身发软,就将她放到桌上,
用双手揉搓她的奶子尽管小玉的奶子丰满,坚挺,
但在王大棒的大手掌里显得那样柔弱。

大家众目睽睽盯着小玉,不一会,小玉的阴部开始湿润,
一股清流从体内流出阴道轻微张开。
「像小玉这么秀气纤细的女孩,必须热透了,
放开了才能放得下我这家伙,而且舒服到极点,
不然反而很痛苦。

」王大棒老练地说道。
他端起阴茎,将龟头放在小玉的阴唇间,
上下滑动了几下并没有插入只是在阴唇间挑逗,
每挑动一下小玉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两条腿也更加使劲地分开,
阴唇也迅速变得饱满并充满血丝,阴道口慢慢开大,
像一只可爱的小嘴。

王大棒将阴茎向洞内轻轻试了一下,好像感觉可以了,
就坚定地向里插入。
仔细观看王大棒那粗大的家伙,真让人惊呆了,
光粗不说上面一根根青筋暴突,显得格外坚硬有力。

随着王大棒向深处插入,小玉浑身一激灵抖动一下,
双腿使劲向两边分开迎接这粗大的阴茎向更深处插入。
王大棒不断地插入,抽出,显得越来越规律,
于娜站起身
双手握着小玉的双乳说道:
「按我说的做,
我说收缩你就使劲收缩阴道口像是咬紧阴茎,
并收缩小腹及里面的子宫我说放松,就放松阴道及小腹,
要有规律好吧。

」小玉微微点头示意知道。
随着王大棒的插入,抽出,于娜不停地叫着收缩,
放松很快地,小玉配合得节奏很完美,俩人整个动作看起来都很协调。

于娜得意地说:
「小玉,你真灵,就等着享受吧。

」王大棒不停地抽插,小玉不停地收放,
大概进行了二、三百次只见王大棒抽插越来越急促,
小玉收放也越来越快最后王大棒一声低沉的吼叫,
将阴茎深深地插进小玉的腹中不动了接着看见他的阴部规律地抖,
这是射精的频动只见小玉依然规律地一收一放,
王大棒一挺她就一放,王大棒一缩她就一收,
如同喝水一般将王大棒的精流尽收腹中,王大棒也尽显英雄本色,
足足射有二、三十下随着王大棒射完最后一滴精液,
小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次艰巨的任务,

并喃喃道:
「我的天!」小玉像痴了一般。

「小玉太棒了,龟头顶在子宫口上,那一收一放的感觉太妙了!」王大棒赞叹道。
说完他将小玉抱起来,放到凳子上坐好,
对大家说「怎么样,滴水不漏吧?」果然,
小玉的阴部没有一滴精液流出来。

大家看呆了,张队长站起来说,「小玉,
让我也试一次吧。
」小玉贪婪地点了点头。
张队长如法炮制,他的阴茎没有王大棒的粗,
但很长当他深深地顶进去射精时,小玉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无论如何这也是一场滴水不漏的战斗。

当张队长要扶小玉起身时,
小玉望着我说:
「老公,
你来干一下吧真的很舒服。
」我站起身,掏出我那中等身体的小弟。
此刻看着这个我千干百捅的阴道,觉得它有点神圣。

当我在她体内抽插时,她那一收一放的动作,
让我五腑皆爽六魂出体,乐不可言。
最后与其说是我规律的射精,不如说我精液是被小玉规律的收放吸进去的。
小玉已经炉火纯青了。

吃完饭后,当冯兵问大家还有什么要求时,
于娜率先提议请那五个按摩师来。
当冯兵征询地环视大家,竟都得到同意的答复。
冯兵打了电话去问按摩房的老板,说这次要真枪实弹,
绝地决战。

过了一会,冯兵面有难色地对大家说,「老板说了,
每人要800元」余靖插口道「800就800,
要不然你们再上。

」大家一致说道:
「好,好,好,800就800。

」她们与那五个按摩师的激战,我们已没精力观看了。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五个按摩师相继离开,又过了好一会还不见她们下来,
大家上楼一看五个女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
头发蓬乱面容疲惫,一个个脸上,嘴角,鼻孔,
胸脯肚皮,阴道口到处都沾满精液,一个个床单上也都湿了一大块。

「操,看来她们是无孔不入。
」冯兵说道。
「感觉怎么样?」冯兵问她老婆。
「像死过一回。

」余靖回答,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这次游玩后,大家都经常走动,到别的人家过夜。
除了许力志家太远无法去外,我们四家经常串住或合住,
而且不久我也发现这四个女人也都滴水不漏了。

前不久接到许力志的电话,说他们那儿也成立了个快乐的俱乐部,
如今的生活滴水不漏。
小玉听后,
情不自禁道:
「收放自如的女人才是真女人,
只可惜要经常服避孕药如今这功夫,上环恐怕都不行。

」小玉不无遗憾地说道。

上一篇:我怀孕的一次偷情 下一篇:我本风流10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