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局长,今天的访问就到这里,短讯明天会见报,专访的部分大概一周左右会上A4全版,内容会再mail给您过目。」眼前的清纯女孩对自己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看似无害,国家情报局局长沈钊却知道,这个五官精致、像是被捧在掌心长大不问世事的小公主的小女生,可不是省油的灯。大学新闻系毕业就进入国内门槛最高的今日新闻,就职不满一年就破格拿下今日新闻最佳记者、追查弊案的专题报导获得国家新闻奖,不只查资料与访问功力不凡,更要有一定的手腕,才能在进入这行短短几个月就掌握重要缐人,得到关键消息。思及此,沈钊对陈心恬微微一笑,说:「不会。陈小姐也辛苦了。」说完若有似无瞄了陈心恬胸口一眼,她今日穿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衫,黑色西装外套,细皮带、短裙、薄黑丝袜,这样的服装无论怎么说都是中规中矩——要是她没有把衬衫开到第三扣、又穿了惹眼的黑色蕾丝内衣的话。这女孩非常明白自己的优势。得天独厚的细腰丰乳,目测34E。陈心恬将桌上的录音笔按下停止键,收进包包放好,却仍在局长办公室的大椅子上做得稳稳的,没有要走的意思。「局长,最近您跟总统的传闻又开始传啦,府方真的没有打算做点什么吗?」看看她一脸天真无辜样,好像那个敏锐的政治缐记者其实根本不存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熟识的晚辈,跟长辈随口闲聊呢。「谣言止于智者嘛。」沈钊当然也乐意扮长辈,与陈心恬半真半假的闲聊着。如此这般闲扯了十来分钟,沈钊几乎要以为陈心恬真的只是想与他闲话家常了,突然陈心恬一句话切入近期国家情报局的最密任务内容:「听说最近军事署忙着清查一批跟319事件相关的档案,局长这边有没有什么风声?」鬼才相信这小妞天真的想问自己有没有风声,她这样问只是想确认情报局是不是在忙同一件事而已,319事件的层级其实不高,因为其后325屠杀才是更重要的关键,也是情报局近日极力处理掩盖的主力。「这倒是」沈钊笑着站起身来,绕过大办公桌走到陈心恬面前。弯下身子,靠近她耳边说:「陈小姐非常机灵。」那一刻,陈心恬几乎以为沈钊要将秘密告诉她了。下一个瞬间,她发现自己双手被手铐铐在大椅子的扶手上,右边耳垂彷佛一道电流流过——还来不及思考是不是沈钊是不是舔了她的耳朵,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凉意——沈钊修长的手指探入她的双峰之间,拿出了一个闪着绿光的小黑机器,还不到一公分长,是微型录音机。「我看这绿光不顺眼很久了,陈小姐。」沈钊看了她一眼,就把录音机捏烂,丢进了垃圾桶,顺带将椅子边陈心恬的包包踢到墙角。「在政治圈打磙这么多年,我学到的唯一一件事:绝对不要相信记者说『访问结束』这四个字。」「你很优秀。但,情报局的秘密,就永远只能是秘密。」陈心恬感觉到沈钊的指尖在她的颈动脉来回滑动,极其温柔,却也极其冰冷。她感觉到巨大的恐怖,短短一年的记者生涯,虽然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也和同事合作,在许多惊险状况中查到重要缐索,报导了重要的新闻,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在她眼前的显然是生命的威胁。「陈小姐本来应该没有办法再说太多的话才对。」沈钊的手指已经从颈部滑回她的双峰之间,滑嫩的触感从指尖传来,陈心恬不只双峰傲人,胸型也是圆挺,蕾丝内衣只包裹着半球,看来下方也无支撑,沈钊忍不住将整只手滑进衬衫,想要握住陈心恬的右乳,却发现这小妞的胸部比想像中还大,竟然无法整个握在手中。惊吓太过,陈心恬的嘴微微张开,身体僵硬,平时反应最快最聪明过人的她此刻完全无法思考,无助地任人揉捏着自己的胸部。「不过相信陈小姐得到教训之后,应该知道,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沈钊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沿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而上,探到裙底,开始画圈抚弄。「不要啊」陈心恬回过神来,伸脚想踢,却被沈钊迅速隔开,他抽出裙底的手,迅速分开她的双腿,往前站了一步,卡在她的双腿间,也将她的椅子卡在办公桌跟自己之间,然后再回到裙底继续探弄她的私处。「不要乱动。」「局长,我」陈心恬想求饶,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要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嘛,政治事多隐晦,一两句话心照不宣,从不明说,实在也不是什么好藉口。沈钊看了她一眼,索性直接吻上去,封住了她的口。抚在她胸口的手此刻钻进了蕾丝内衣,挑动着她的乳尖,另一只手撕开她的丝袜,拨开她的内裤,往洞口探了过去。满指湿滑。「局长,可不可以不要那里」感觉到底下的堡垒被攻破,陈心恬连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哪里?」沈钊的中指已在她的洞口进出,一波波的刺激袭来,让她无法集中精神思考。「那里」陈心恬只能重复刚刚说出的话。「哪里?你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啊。」胸口的手此刻开始解开她的衬衫,尝试将蕾丝内衣推开,却因胸部太大而一直没有成功。「下下面」陈心恬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感觉自己整个脸都热了起来。「下面是什么呀?心恬。」沈钊还是装不知道,继续问她。「就就是下」陈心恬感觉到中指的攻势不断加强,带给她的刺激也一波比一波更重。「看来心恬真的不知道呢,这是你的小穴。想要小穴被饶过的话,就要明确说出来喔。」沈钊边说,边故意加重了动作,和着陈心恬身下流出的爱液,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小」陈心恬完全没有办法说出那个词。「小穴想要休息吗?」沈钊终于成功将蕾丝内衣推到胸部上方,开始恣意地揉捏陈心恬裸露在外,却因白衬衫与西装外套的遮眼下更显诱人的双乳。「嗯」陈心恬点了点头。「要说『心恬的小穴想要休息喔』」沈钊脸上一直被政治圈认为是亲切的微笑,此刻看起来再不怀好意不过。「小穴想要休息」陈心恬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感觉羞愧万分,同时快感却从胸口与下身一波波传来,让她感觉分心。「谁的小穴想要休息啊?」「心恬」「心恬怎么了呢?」「心恬小穴想要休息」「很好。」沈钊竟然非常痛快地将中指抽出,陈心恬忽然感到身子一阵空虚,还来不及谴责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沈钊已经解开自己的皮带,将已经挺立的肉棒掏出,送到陈心恬跟前。她下意识转头避开,却被沈钊那沾满爱液的手捏住了下颚,他手上微微施力,巧劲迫她张开了嘴,挺身向前,将肉棒塞进了陈心恬嘴里。「不过,下面的洞想要休息的话,就只好换上面啰。」说着便自顾自地在她嘴中活动了起来。陈心恬的嘴非常小巧,闭着的时候看起来仍有微微的噘起,此刻含着沈钊的肉棒,若忽略她惊惶的眉眼,倒像是爱不释口的模样,看着陈心恬微噘的粉嫩嘴唇,加上她温暖湿润的口腔,沈钊感觉身下更硬挺了些,遂钳着她的下颚,更激烈的冲刺起来。嘴里被沈钊的大棒占满,陈心恬饶是有话也说不出,虽然下身暂时脱离了被玩弄的险境,但椅埝上、内裤、丝袜都已沾满流出的爱液,胸前的那支大手仍然不依不饶地揉捏着,偶尔不清不重地划过她的乳尖,带来异样的触电感。感到她的颤栗,沈钊缓下冲刺的步调,手指轻轻地在她乳头附近画着圈圈,问:「喜欢吗?心恬?」陈心恬羞愤难当,用力地摇了摇头。「唉,看来我得要加把劲才行。」沈钊将肉棒抽出,一矮身,将肉棒送进了陈心恬湿润的蜜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