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旋一从浴缸上爬起来,突然惊叫道:" 涛涛,你还没吃避孕药呢,老公你去给她拿,在左边床头柜的抽屉里面。"" 妈妈,我也不像吃药,你都不吃,还说影响美容,我就不影响了吗?"" 可是,妈妈从来不让爸爸射到小穴中,你又每次都样爸爸射进去,当然要吃了,否则怀孕了怎么办,你还这么小,看你怎么见人。"" 妈妈,我问你,你后面那么小,第一次爸爸是怎样插进去的?痛不痛?"" 第一次,你不就在旁边吗?后面的弹性比前面还大,开始比较紧,但很快就能适应,肯定比你第一次被爸爸插进小穴里要轻,你是不是也想让爸爸每次都射到后面里?"" 我还是喜欢前面,可是又不像吃药,可是,我很害怕后面,那里那么小,爸爸的肉棒那么大,能插进去吗?会不会裂开?"" 不会的,第一次妈妈帮你忙怎么样?"" 可是,后面不是很脏吗?爸爸怎么喜欢插你后面呢?"" 是妈妈喜欢,妈妈后面更敏感一些吗!我可以先给你洗,洗干净了,不就没有问题了,说不定爸爸很喜欢的!"我先洗完了就在客厅看电视,她们母女两个在浴室里讨论着,其实我前后都喜欢,当然后面要处理干净,乐旋本身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所以我每次都放心的插她的菊花洞,现在她竟然鼓励涛涛让我插菊花洞,就是因为不想吃避孕药,要用后门来接精液。" 妈妈,那怎么洗啊,会不会难过?"" 不会,每次妈妈想到会跟爸爸做的时候,之前我都要自己给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你看每次爸爸多喜欢,你当然想爸爸也多喜欢你了,是不是?"" 是的,那要怎么洗呢?我要爸爸来看着我洗,这样他就可以知道我后面很干净了。"" 涛涛,现在爸爸很累了,明天再来,把爸爸累坏了,涛涛是不是要心痛了,妈妈也会心痛的对不对,还有怡姨!"终于可以安稳的看看电视了,下面的小弟弟也可以安稳的休息一番了,连续不断的两次大战,我还真是疲惫,幸好乐旋体贴人。吃过晚饭,看电视,涛涛穿着睡衣一直躺在我怀里,没有欲望的交欢,我们还真像一家人一样,乐旋也让涛涛好好休息,因为从明天开始涛涛就必须认真看书了,还有十天就是中考了。其实,涛涛现在在市七中,那可是南京最好的中学之一,而且初中和高中都厉害,花钱进去后,考本高中有优惠政策,这就是当初为什么愿意花几万元的原因了。而且,几个月来,涛涛在七中的成绩比原来好了很多,所以我们倒不是很担心她升高中的问题。涛涛其实很聪明,就是性成熟过早了一些,所以只要适当的安抚她,学习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现在很听话,更让我们放心了。每天上午八点到十一点半,是涛涛的学习时间,我和乐旋都要去上班,乐旋因为涛涛中考,单位比较照顾,而且她现在是南京分公司的决策人之一,负责好技术方面的工作后,基本上还是很空闲的,本来南京的生活节奏就比较慢,所以她每天下午都休息。我每天也是做一些资料总结方面的工作,下午就带回家来做,乐旋专门在家中配了三台电脑,我们一人一台,当然涛涛那台现在不准用。吃完午饭,我就上床休息一会,涛涛看了一个上午的书,也有些累了,就卷缩在我怀中,但是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就下床跑到乐旋的厨房中去了。一会,涛涛就光着下半身跑了进来:" 爸爸,你起来,妈妈要给我洗后面,我要你抱着我,我害怕!" 说着一只小手当着自己的后门,好像现在他妈妈就在后面洗着似的。" 好,好!" 乐旋说她经常洗后门,我还没有看见过,虽然她后门确实很干净,所以我马上下了床,抱起涛涛,嘴巴还在她光秃秃的屁股嫩肉上吻了两下,下体没有异味传来,看来小欲女上午很乖,没有自己偷偷的手淫。乐旋已经在卫生间准备好了,她在一个小盆中对好了温水,放入一种进口的洗液,好像对皮肤比较温和的洗液,女士专用的。小盆的温水上面一层小小的泡沫。" 老公,把涛涛的上衣也脱了,免得等一会弄湿了!" 涛涛没等我动手,自己就脱掉了,我就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她已经半大的乳房上抚摸,给她一些刺激,减轻对后门清洗的害怕。" 老公,别只顾着玩,你坐在小凳子上,涛涛你趴在爸爸腿上,屁股朝上,对。" 乐旋用一个小杯子舀上一杯子水,慢慢的滴在涛涛的菊花眼外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就在菊花眼周围抚摸着,清洗起来。" 妈妈,好痒!" 涛涛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大腿,修长的双腿不断踢着,乐旋马上用膝盖将她的双腿压住,涛涛就只能不断的扭动着屁股,可是杯子的洗液和乐旋的指头一直跟着菊花眼摩擦,直到把菊花眼外围习得又红又白的。" 老公,把涛涛的屁股扳开。" 我用力的扳开涛涛两片俏臀,菊花眼就自动分开了,乐旋将一根手指在洗液里面湿润一下,同时装好另外一小杯洗液,抬高让洗液滴下成一条直缐,然后就对准了涛涛的菊花眼灌了下去,用于菊花洞被分开,一小杯洗液全部进去后,乐旋就将湿润的指头插了进去,在菊花眼中抠挖抽动着。" 妈妈,爸爸,好奇怪的感觉哦,妈妈,轻点。"" 涛涛,放松,你夹得那么紧,妈妈的手指都动不了,怎么给你洗呢!"" 妈妈,等一下,我适应一下,嗯………好了!" 乐旋手指再在菊花洞中抽插一下,就抽了出来,在涛涛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我说:" 老公,把涛涛抱到马桶上去,要一直平着抱,到马桶上才让她屁股朝下,不要看喏!" 乐旋害怕我看到了心里不舒服。我把涛涛放在马桶上,乐旋才对涛涛说道:" 涛涛,努力张开,让水都流出来。"如此洗了三次,我以为应该差不多了,可是乐旋拿来一根指头粗细的半米长的细软管,再次让涛涛趴在我腿上,同时让我把涛涛双腿抱住,让她双腿直举向上。由于前面三次的清洗,涛涛的菊花眼已经很润滑,也分得很开了,一股洗液的香味从菊花眼的方向传来。乐旋一只手分开菊花眼,然后将软管往菊花眼中插入,涛涛有些害怕,不断的喊着爸爸妈妈,但乐旋只是让她放松,可能并不痛,只是有些奇怪的感觉,所以涛涛很快就适应了,然后乐旋将软管的上段固定住,一只手捏着涛涛的菊花眼周围的肌肉,将软管包裹住,然后从另一端往软管中加入洗液,当加到第三杯的时候,涛涛就感到小腹有些胀了。" 妈妈,肚子有些胀了,可以了吗?"" 不行,你忍一忍,还要加两杯,多一些洗液进去才能将边边角角都洗干净,否则等一下爸爸的肉棒在里面一动,就不干净了。"涛涛就忍受着,当第四杯、第五杯洗液加入的时候,涛涛的小腹明显的隆起,但由于乐旋的一只手堵着菊花眼,洗液并没有溢出来,然后乐旋抽掉软管,一只手手掌紧紧压着菊花眼,另一只手就在涛涛小腹上揉搓,小腹的鼓胀让涛涛有些难过,但她咬牙忍受着,直到乐旋让我抱着她再次上马桶,这是我看了看,已经全部是洗液了,没有一点杂质,但乐旋继续洗了两次才结束,涛涛都有些疲惫了。" 涛涛,怪不怪妈妈?"" 不怪,只是刚才有些难受,也感到好奇怪哦,现在感到里面空洞洞的,好像有风进去了,冷飕飕的,好奇怪的感觉哦!"" 空洞洞的感觉我就没有办法了,那是你爸爸的事情了,你小洞周围都有洗液的润滑,应该不痛了,老公,你还等什么?想让我的功劳和涛涛的忍受白费了不成,像个木头一样。"" 老婆,可是我的肉棒还很干燥,一点润滑都没有!"" 那你不知道现在涛涛的小穴中抽插几下,现在涛涛的小穴肯定是淫水泛漤了,我下面也流水了。"" 那要不要先犒劳犒劳你啊?"" 去去去,好好对付涛涛,她后面可是第一次哦,她那里还是给处子,要温柔一点。"我就把涛涛抱到卧室里,放倒在床上,屁股朝上,菊花眼由于刚才一直被清洗着,现在开睁开成圆洞状,我用指头试试,洗液还真是润滑,看来乐旋想得很周到,怪不得每次插的菊花眼都很顺畅,原来专门准备好的哦!我将枕头埝在涛涛小腹下,将她的屁股高高抬起,就将肉棒顶在她小穴口上,果然如乐旋所说的那样,里面淫水充盈,我摩擦两下就插了进去,淫水润滑着,很快就插到底了。可能是菊花眼一直被挑逗着,涛涛很快就进入了亢奋的状态:" 爸爸,你再用力抽插几下,今天来得还快哦!" 看来她今天主要目标是后面的菊花洞,所以前面的小穴就比较配合了。我抓紧涛涛的大腿,大力的抽送了数十下,就感到涛涛的小穴才收缩,淫水分泌得更多了,突然小穴大力紧缩几下,一股阴精就喷射了出来,并不多,但涛涛还是亢奋的全身颤抖:" 哦,爸爸,今天好快哦,爽死了,哦,爸爸!"乐旋突然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心领神会,马上拔出肉棒就顶在涛涛的菊花眼上,腰部一用力,就将整个龟头顶进了涛涛的菊花洞中,涛涛还沉浸在小穴的高潮中,哪里料到我直接入侵菊花洞,突然双腿一挺,紧紧的夹住我的腰:" 爸爸,你偷袭,哦,好胀啊,等一会再动!"涛涛的菊花洞肉紧紧的包裹着龟头,让我也实在没法继续深入,菊花洞口一紧一松的夹着龟头,在洞口内外分出了明显的两段。等了一会,涛涛适应了过来,肌肉开始放松了,我就乘机用力,很大的力气,将大半个肉棒插了进去。" 哦,爸爸,好胀,被你顶破了,你的龟头在里面跳着,好奇怪哦,我喜欢,爸爸,你继续动吧!"于是我最后一次下顶,将整个肉棒插入了涛涛的菊花洞中,涛涛已经完全适应了,看来乐旋准备的洗液起到了很好的润滑和保护作用,没有让涛涛受到一点伤害,我也放心了。开始,涛涛的菊花动肉紧紧的裹着肉棒,尤其是龟头,让我抽动起来有一些阻碍,但是抽动时却享受到了更大的摩擦,嫩肉摩擦着龟头,让我不停的打折冷战,狭小的菊花道比小穴刺激多了,她们母女两就有四个穴给我插,真是齐人之福啊!随着慢慢的抽插,菊花道放开,我就大幅度的抽插起来,速度也加快了,最后是整个肉棒全部抽插,龟头顶在菊花眼中央,让后一下全根插入,直到肉蛋顶在涛涛的臀肉上,小腹和大腿撞击着,发出" 啪啪" 的撞击声,不断传开。涛涛已经完全放开了:" 哦,爸爸,用力,好舒服哦,妈妈,一点不难受,我喜欢,爸爸,大力些,好深哦。" 涛涛一边叫喊着,努力的将屁股往后顶,已经最大程度插入了,她再顶也不能多深入一点,我真恨不得肉棒能再长一厘米,就可以给涛涛更快活的感觉了。又一次全根抽出肉棒,没有插好,滑进了前面的小穴,这让涛涛更加兴奋起来:" 爸爸,你就在两个小穴中轮流抽插,我喜欢,不过后面要多一些,前面的小穴已经爽过一次了,后面还没有呢,我们总不能太偏心了吧!" 这个时候涛涛还能玩笑,我也就不客气了。先是在一个洞里插一下,然后是两下,然后是三下,不断的增加,到二十下后,又从新从一个洞一下开始,涛涛全身扭动着,屁股大力的后顶着,前后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她:" 爸爸,好舒服哦,啊……啊……亲爸爸……来吧……勐烈的……撕碎……女儿吧……女儿爽死了……。哦……。"这可是涛涛叫床最厉害的一次,也是最淫荡的一次,我抽插得更加迅速用力了,龟头的酥麻感觉在不断的增加,尤其是当肉棒插在菊花洞中时,那个感觉更加强烈,菊花道的摩擦更加强烈。" 爸爸,呜……呜……我……女儿……。又要……。死了……。来了," 涛涛一口紧紧的咬住了床单,忍受着双洞的快感,但同时从嘴巴从呻吟出浪叫:"呜,呜,……爸爸,女儿……。妈妈……女儿………爸爸……女儿……女………死了……哦……"我连忙最后一次大力的插入涛涛的菊花洞中,菊花道剧烈的收缩着,压搾着肉棒和龟头,将前端的马眼挤开,肉棒和龟头再也不受我控制了,精液也不受我控制了,大股的阳精从马眼冲出,冲击在涛涛的菊花道中,一阵一阵又一阵。" 哦,爸爸,烫,好烫哦,好多,好多,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妈妈………女儿要……死了……又死了……"突然涛涛全身松软的摊倒在床上,菊花道也挤搾干了我最后一滴精液,我也趴在涛涛的裸背和屁股上,让肉棒停留在涛涛的菊花洞中,乐旋从涛涛小腹下抽掉枕头,然后给我们盖上毛毯,让我们就这么悠悠的睡了过去。精液完全被涛涛的菊花道给吸收了,她不愿糟蹋一滴,那可是我的精华,对女人可是良丹妙药。